鹤言秋

这儿,鹤言秋,画渣,负能。抱歉。

鬼压床。

男人被胸口的重量压的喘不过气。

他艰难的睁开眼。

一个装着凶神恶煞的小鬼趴在他胸口。

对他呲牙裂嘴。

男人单手扣住小鬼后脑压在胸口上。

孤独的你来找孤独的我玩了吗。

一直在想会笑的Melanca会是什么样的。
画渣画不出那种感觉我死一死x

绅士和礼帽下的小丑(四)

这位绅士很悠闲。
所以他经常把小丑的餐具从小到大的摆起来。
绅士对此并没有感到无聊,反而更加有趣。
人们都不愿靠近他。
“又不是小孩了,跑那么快干什么,就不能等等我。”
绅士转动无名指的戒。
“今年是我六十岁的生日。”
绅士在镜前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拄起手杖一个人慢悠悠的远去。
绅士抬手拭去了额角的汗,荆棘刮破了他的西装。
绅士轻拍了下领口。
悠长的鸣啭声似乎变了另一种调子。
绅士继续慢悠悠的向前走。
镜湖中泛起涟漪,林间的鹿抬起头抖抖耳朵。
虫鸣断,饮声绝。
徒留水荡,树沙,淡笑。

片刻复起。

绅士和礼帽下的小丑(三)

绅士发现小丑比自己老了些许。
他心里有些慌,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他抱紧怀中的玫瑰花盒。
绅士向小丑求婚了。
小丑依旧和以前一样咧开嘴傻傻的笑着。
二人的戒指在月光下格外闪烁。

“你有皱纹了。”
绅士用指腹摩挲着小丑脸上的皮肤。
“你不是也有么,一条皱纹而已。”
绅士抬眸注视着那张笑脸眼底灼烧。
一条?
怕是爬上了满脸吧。
六十多岁的老爷爷。

老骗子。

绅士从此再也没有笑过了。
人们都在议论十年前突然变了一个人般笑的那样温柔,十年后又犹如一块冷冰。
“先生,笑吧。”沙哑的嗓音穿过绅士的耳朵。
“不。”
绅士为小丑盖好毛毯,心底求着时间过得再快一些,再快一些……
“先生追不到的。”
小丑望着绅士,满目温情。
后伸臂环住绅士的脖颈淡淡的吻着。
绅士薄唇颤抖,共饮泪的苦涩。

绅士和礼帽下的小丑(二)

小丑带绅士来到了一片荒芜丛前。
绅士抬手拭了下颚的汗,一路上的荆棘刮破了他的西装。
小丑从人衣领处探出头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又被摁了回去。
“你会受伤。”
绅士没有丝毫犹豫,踏入丛中。
中途悠长的鸣啭在此显得格外突兀。
绅士加快了脚步,枯枝败叶悲鸣声俨然成了他前进的协奏曲。
是这里了。
直瀑落泉,镜湖吹苇,唱虫郁香,深林饮鹿。
可谓是仙境。
小丑昂头敏锐的捕捉到了绅士唇角挽起的弧度。
“先生的生活只是太缺少惊喜了。”

绅士到睡前都没有平息他跃动的身心。
这种情绪给他带来了新鲜感。

于是绅士开始学会自己寻找惊喜。
小丑也成为了绅士旅途上的好友。
创出新菜样而欢呼,一觉醒来脸上的搞笑涂鸦,弹脑嘣儿的划拳游戏……
绅士发现,小丑是随着自己笑容的程度而长大的。
此时的小丑已然正值青壮年,醇厚嗓音,褪去小丑妆容的硬气面庞,宽阔的肩膀,收腰西服。
绅士有一种道不明的情愫。

绅士和礼帽下的小丑(一)

这位绅士不爱笑。
所以他总是幻听到有小男孩给他讲笑话的声音。
然而绅士对此并没有感到有趣,反而更加烦躁。
他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他的礼帽里。
绅士单手撑着洗手台,两指捏紧帽檐,绷唇,盯紧了镜中的帽子。
他不相信什么鬼神。
绅士呼出一口气,猛的掀开!
“哎呦!”
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一个玩偶大的小丑?
原来就是他没日没夜的烦自己么。
绅士拎住小丑的后衣领,面容和蔼。
“先…先生,不要杀我!”
小丑用自己的小手遮住绅士的脸,腿脚胡乱的扑腾。
绅士转到沙发,将小丑随便扔在扶手上,自己倚靠在沙发里,点烟,面色阴沉。
“先…先生,您为什么不爱笑呢。”
绅士敛眸,烟尾被捏的皱折。
“先生,我知道一个特——别美的地方,您去看一看说不定……”
“不去!”
绅士甩手扔了烟头,不知去向。
小丑委屈的撇撇嘴,跳下沙发给人把烟头踩熄扔了。
“先生以前没有这么粗心的……”
随即找了个温暖的角落蜷着休息。

第二早小丑是被唤醒的。
小丑揉了揉惺忪睡眼,闻到了食物香气。
“小先生,你的早餐,麻烦你可以带我去那个地方吗?昨天的事……抱歉,这不是一位绅士应有的行为。”
绅士端着一个盘子把早餐递到小丑面前。
“先生……这个小餐具是您特意买的吗?”
绅士伸出手指揉了揉他的发。
“嗯,快吃吧。”
“啊先生您是在是太好了!十分感谢您还记得我!我一定会让您笑出来的!”
那个烟头不扔,这房子怕是早已经烧成炭了。
绅士把小丑托在手掌里,用一块餐布擦拭他的嘴。
“吃饭这么毛躁会没有女孩子喜欢的。”
小丑红了脸,别头从手掌中跳出来。
“我…我们出发吧,先生!”